你說他在臨死前幾天,還說想要幫你泡杯茶。

你說在你偷偷躲起來哭完後,他對著講話帶鼻音的你說「我可憐的漂亮男孩,你感冒了,要趕快去看醫生」。

你說他原本想要土葬在澳洲,但想到你應該會想回台灣,於是決定火葬,跟你約定好無論你到哪裡,都要帶著他一起走。

你說若有一天你也走了,就把你也燒成灰,和他的骨灰和一和,一起灑在澳洲家的花園裡。

 

我應該要鼓勵你、強迫你振作起來往前走的,但你們的愛情太美,我說不出口。





文字/小魚

fishstyli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