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衣櫥裡的一疊帽子  別人包包裡的鑰匙三明治該洗了的T恤  別人家客廳裡神明桌的微弱紅色光暈  別人亂得很美的工作室  別人棉被套的開口沒有拉鍊所以用幾個大別針別著  別人廚房流裡台上的鹽巴盒亮晶晶平底鍋切到一半的菜還在覘板上  別人工作桌上的蘋果筆電放中間大桶煙灰缸放右邊和喝了一半的飲料瓶排在一起   別人攝影棚洗手間裡的洗手乳跟我一樣是在HANDS買的德國白色小熊    別人東京家一體成形浴室裡的短浴缸塑鋼地板與柵欄狀下水孔   別人在後陽台晾衣服洗好的白汗衫剛好是完整一週份

 

站在巷子裡透過玻璃窗透過暈黃的燈光望著二樓住家裡正在進行的日常  買一本叫做私囊的書  逼迫朋友讓我透過MSN的視訊看他洗完澡坐在梳妝台前上保養品的繁瑣過程  對面那戶人家假日有朋友來訪他們坐在客廳裡聊天  對面那對夫妻的先生趕在颱風來襲前一一在玻璃窗上用膠帶貼出X字型  對面那對夫妻的先生在電腦桌前坐了一晚(對面那對夫妻的生活的確是信手可得)  好友做炒飯給我吃幫忙打開流裡台上櫥櫃哦原來你有買這種盤子  吃喜酒同桌有人拿出護手霜來擦原來她是用瑰柏翠的  捷運車廂裡坐在對面的小姐在用攜帶型的伸縮刷子上蜜粉

 

我對於人與物品之間的種種關係種種連結種種使用習慣種種行為的痕跡有莫名的愛好  這些窺視真有趣 

窺視說起來比偷看好聽  其實意思你知道,是一樣的。

 

透過靜態的陳列我可以循線嗅聞出他的喜好他的習慣他的節奏乃至行為模式  動態的進行少了一點猜想的空間但是活生生的展示又是另一種推演的趣味   這些細細索索的窺視是我從小至今的一點小樂趣



照片/朋友東京小岩"阿帕多"裡的浴室
文/造型師小魚

fishstyli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